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立委談心   A股上市第一線   向錢行
真話   每月新聞最大條   財會法律一點通
經濟日報專欄 (大陸· 現場· 對策)   生活一把抓
娛樂報報  
元宵專刊  
   
 
歐洲經驗,培養寬廣國際視野
立法委員張顯耀
1989年留學法國,立法委員張顯耀在歐洲期間,見證了「蘇東波」解體,以及從經濟合作而起的歐洲共同體,及至現今的歐盟。他認為,ECFA簽定後,五年至十年,以經濟合作為概念的大中華經濟圈也將成形,亞太地區將會有很大的變化。而曾經擔任海基會董事的張顯耀,將以其深厚的學理基礎,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文/心慧 圖╱張顯耀提供

張顯耀的成長及求學之路,相當地精彩,但他走的路卻與當時在省政府工作的父親希望他將來當安安穩穩公務員的路不盡相同。身為獨子,在中興新村長大,小時候父親希望他不要離開家,並積極地滿足兒子所有的願望,「父親希望我一直住家裡、工作及念書都不要離開家,年紀漸長後他在老家後面買下一塊地、蓋房子,我愛讀書,他要幫我蓋間書房,與他長相左右、承歡膝下。」

進入警大,通過嚴苛體能訓練
父親的願望,在張顯耀念大學時破滅。他同時考上東吳大學及中央警察大學,不顧父親反對,執意放棄東吳,赴警大就讀。張顯耀表示,考上警大後必須赴陸軍官校進行三個月的入伍訓練,原本只是想去試試看受訓的生活,若真的不習慣再退訓。沒想到,進入軍校便展開了嚴格的訓練,「第一天進去剃頭,後來發現軍校不准任何人離開,嚴格訓練的程度,簡直就是像在『集中營』。」

剛開始的第一個月受訓生活相當辛苦,體力及耐力的考驗不斷,「半夜12點睡覺時,新兵會被抓起來審問,內容包括家庭背景、對軍中生活有何不滿等。」張顯耀說:「此時才知成功嶺是救國團,但是軍校進來後不准退學,第一個月甚至不准通電話、不准上福利社、不准會客、周末不准出,受不了折磨的同學甚至有人自殘。」

從早到晚的行軍訓練,包括在滿是刺的含羞草地上蹼伏前進、全身是傷後,回到軍營裡沖冷水澡,立刻再被要求衝到山頭上。經過這樣嚴苛的受訓生涯,他瘦了十幾公斤。而當受訓到第八周起,終於可以會客,但張顯耀的父親因為太生氣了,一次都沒來過。直到三個月結訓,消了點氣的父親,才終於願意來見他。

擔任公職,引發出國留學動機
在大學期間,張顯耀的外形纖瘦,但可別小看他的體能,他是文武雙全的狀元,在各方面表現都相當優異。文的方面,警大四年中,他是校園風雲人物,因為口才好,包括擔任晚會的主持人;更數度代表學校參加全國大專盃辯論比賽,分獲團體冠、亞軍;參加全國政治系院校辯論比賽,獲得最佳辯士。

在校時除了練就口若懸河的辯論功夫,在武的方面,張顯耀更具備一身好武藝,包括擒拿術、射擊,以及摔角,都是他的強項。然而,在他的心中,一直都相當富有正義感,張顯耀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位伸張正義的檢察官,大學期間,不斷地學習法律,因為住校,所以認真的K書,在畢業後將參加司法官特考。

但是,命運卻讓他走上另一條路,因為以該系前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他被國家徵召,進入公職。在23歲時,身負要職,在國安單位負責向總統及高層從事國家戰略情勢分析報告。某次的會議,他與王作榮、胡志強等人與會,討論中俄邊境貿易問題,當他提出自己的見解後,卻被王作榮提出不同見解,認為:「比較利益理論基礎不夠。」因為這句話,深深地刺激了他,為未來出國留學之路埋下種子。

赴法留學,巧遇鄧麗君
張顯耀在長官的支持下,報考中山獎學金,打敗2,700多位報考者,獲得錄取。原本國際政治組只錄取一名,但當時因為報考者──他和孫大千兩人過於優秀,於是,破格同年錄取兩人,他前往法國,孫大千赴美。「到法國是因為師長認為台灣政界及學界過多的美國觀點,一直欠缺歐洲觀點。」於是,張顯耀展開了法國行計畫,為了加強法文,他的獎學金延後了兩年,先後在台大及師大修習法文。

到法國後,他再赴巴黎大學語言中心修習半年法文。在這裡,他遇見了知名歌手──鄧麗君,他回憶道:「鄧麗君的氣質和談吐與眾不同,幾乎沒有遇過這麼甜美、聲音溫柔的女人,和她說話如沐春風。當時她留了一頭短髮,很有法國風。」最近他協助鄧麗君的哥哥鄧長安在高雄成立鄧麗君紀念館,就是這次的因緣。

在法國巴黎第一大學深造的六年多,除了讀書,張顯耀更利用假期,開著車子,在歐洲四處遊歷,幾乎走過所有歐洲國家。他說:「歐洲當時還未成立歐盟,但邊界是開放的,幾乎不用查證件,通行很方便。」在遊歷間,他看到了歐洲共同體從初期的經濟同盟、貨幣單一,終於在領導者的遠見下成立歐盟;他也親眼見證東德柏林圍牆倒塌,「我的舊護照裡還有東德的簽證,留著當紀念。」

國家的重心,教育是根基
歐洲經驗,帶給張顯耀更寬廣的國際視野。而在法國取得了巴黎第一大學(Sorbonne)政治學博士學位的同時,更讓他了解教育的重要性,「法國人很重視教育,許多人認為法國是浪漫的,但事實上法國人很認真念書、考試,教育制度裡有很多的優點,所以法國可以發展全世界的核武、醫學技術也是全世界的最頂尖,就是因為重視教育的投資。」

他分享道:「法國最有錢及最大的部會是文化部及教育部,每年取得最多的政府經費。德國軍事家毛奇曾說:『教育是最廉價的國防』。」張顯耀以他的歐洲遊歷觀察道:「教育才是國家最重要的事。」

於是,回國後,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學校教書,即使現在身為立法委員,他仍然沒有放棄教職,持續不斷地在學校兼課,希望將自己的經驗傳承到下一代年輕人的身上,為百年基業奠定良好的根基。

從政之始,爭取全國警察福利
從政,對張顯耀來說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他的優秀,自然無法隱藏己身光芒。在法國,他仍然是一位活躍的學生,積極安排及參與留法同學會的各種活動。也因為有了更廣的視野、豐富的見識與國際觀,讓他更關心國內改變,決心往推動台灣的民主改革而努力。回國後,在孫大千的極力推薦以及宋楚瑜主席的高度欣賞下,於2000年加入親民黨,擔任政策中心主任。

2000年宋楚瑜競選總統,雖然沒有選上,卻將他的一批子弟兵推上了民代之路,張顯耀在2005年參加高雄市立法委員選舉,也順利地當選,展開了為民服務生涯。由於本身的學經歷,第一年他參加內政委員會,以警政、治安專長,協助修法,包括爭取警察加薪等福利,「台灣警察的薪資有30多年沒有調整,職等甚至較公務員低,嚴重打擊警察士氣,調整後全國六萬多名警員受惠。」

和諧的兩岸,大中華經濟圈成形第二屆立委,他在外交國防委員會,協助推動兩岸的經貿政治發展。對於兩岸的未來,他表示,兩岸未來的整合仍不可預知,然而他深信台灣未來要有發展,必須依靠和諧的兩岸關係。如同歐盟整合時,各國在國內不停地爭論,他以法國舉例道,擁歐盟派與反對歐盟派在國內不停地爭執,就像現在的台灣藍、綠對立,統、獨爭論,在電視節目上對立,討論的內容包括法國人的自主性是否喪失等。

他說道:「當時的法國總統是密特朗,他在決定簽訂馬斯垂克歐盟統合條約時說:『法蘭西是我們的祖國,但歐洲是我們的未來』,經由歐洲整合,我們才能面向全世界。」張顯耀認為,大中華圈必須整合,華人才有未來,才有足夠的力量與全世界競爭,台灣人在過程中當然也會有正反方聲音,但我們要記住:「台灣是我們的母親,兩岸是我們的未來。」

 


採訪後記

和張顯耀訪談,給人一種輕鬆且悠閒的感受,如同他形容自己,是個「浪漫且有正義感的人」。訪談時,他以浪漫的姿態表現那分與生俱來的正義感。很妙的組合,卻在他身上看到了這兩種,或許對立,卻又相當和諧的氣質。

留學法國六年多,更凸顯了張顯耀的浪漫氣質,他在歐洲感染了滿身的浪漫靈魂,但他卻隱藏了這分溫柔,希望以專業、正義的外在面對學生、選民及大眾。他說,自己非常喜歡藝術,在歐洲念書時,幾乎是與藝術、音樂、美術、畫畫為伍,經常泡在美術館、藝廊、拍賣會裡,甚至差一點兒轉行,希望自己能從事與此相關的行業。

「法國人的浪漫,展現的是一種生活態度,對工作,對生活的態度。」張顯耀說,政治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美學,政治不是赤裸裸的,可以用理想去包裝,具有藝術的創意。談起政治,他也有一番「政治美學理論」,果真是個相當浪漫的人。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