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立委談心   熱門話題   向錢行
每月新聞最大條   財會法律一點通   娛樂報報 生活一把抓    
   
 
《經典民歌》

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徐志摩再別康橋
1928年,詩人故地重遊。11月6日,在歸途的南中國海上,他吟成了這首傳世之作。這首詩最初刊登在1928年12月10日《新月》月刊第1卷第10號上,後收入《猛虎集》。可以說,「康橋情結」貫穿在徐志摩一生的詩文中;而《再別康橋》無疑是其中最有名的一篇。

◎文/范廣慧 圖/范廣慧、東方IC、千目

1928年徐志摩離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ge),在歸途的船上,寫下這首膾炙人口為人傳頌的新詩《再別康橋》。康橋(Cambrige)國內多譯作劍橋,《再別康橋》是徐志摩藉劍橋大學校內,那條康河(River Cam)美麗的景緻,抒發內心層層的懷思和依依的離情。

徐志摩二度進入劍橋大學遊學研究,並在劍橋度過一段難忘的生活時光。以康橋為名的詩作有3首,分別是1922從劍橋回到中國後寫下《康橋,再會吧!》,1926年在英國發表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橋》,第3次1928年由劍橋歸國途中完成了《再別康橋》。一位文學詩人為什麼對康橋(劍橋)情有獨鍾,一再以康橋為名發表作品呢?徐志摩自己說:「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慾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顯而易見,劍橋的生活與學習經歷對徐志摩的影響至深,因為劍橋擴展了他的視野,重塑了他新思想,鼓動著徐志摩深沉的靈魂彷彿新生。

浪漫詩篇譜成樂章
收錄在第一張民歌專輯

1928年11月徐志摩在歸途的南中國海上下筆誕生了《再別康橋》,1977年我有幸用歌聲來詮釋《再別康橋》,整整相隔49個年頭歲月。想不到《再別康橋》以民歌的面貌,再度獲得廣大的迴響,那年正是我從國立藝專(現改制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畢業後的一年。

民歌的流行標榜著,這一代青年人創作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大家最熟知的就是新格唱片發行的《金韻獎》。1977年6月新格唱片在全台舉辦首屆「青年歌謠演唱大賽」轟動一時,參賽者有2000多人,甄選內容分成創作組與歌唱組兩種型態同步競賽。經過北、中、南三區的初選、複選,最後在台北新生南路的「大專活動中心」舉行總決選。歌唱組最後成績揭曉,我得到亞軍,冠軍是陳明韶,季軍是包美聖。緊接著1977年12月就出版了第一張民歌唱片專輯《金韻獎》。新格唱片當時將優勝創作歌曲分派給入選歌者的過程,是經過幾番思量和多次內部會議研商的結果。我能唱到《再別康橋》,真是有幾分奇妙的因緣,這首歌是李達濤老師作曲,由陳致遠老師編曲完成後,新格製作部就分別於不同時間安排了入選歌者一一地到「麗風錄音室」試錄《再別康橋》。我不是排第一位,也不是排中間,在所有人都試錄之後,我是最後一個接到新格唱片公司通知,要預作準備錄這首歌。

約莫一個星期的空檔中,我看完徐志摩的詩集和他個人相關資料,又到圖書館閱讀劍橋大學與康河(RiverCam)的圖文資料。希望由資料和詩集去認識浪漫多情的徐志摩,還有他生活中的心靈世界。讀來感覺到徐志摩細膩的筆觸是那麼的不羈,又帶著些許含蓄。

為了唱好這首歌
將台大醉月湖模擬為康河

《再別康橋》歌詞裡有一句「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作一條水草」,當我首次看到康河的圖文才知道,康河( River Cam)是流經劍橋大學穿越校園而去的一條河流。劍橋校內的康河婉延漫漫令人感覺恬靜神怡,河岸兩旁翠鬱蒼蒼楊柳垂落,校舍巍峨典雅、草坪碧綠如氈,校內的康河拱橋銜立,河上船人撐篙而行,河下水草搖曳生姿。《再別康橋》一句句歌詞,頓時化成一幕幕似真似幻的景象。

為了捕捉靈感,我還去到台灣大學的醉月湖畔,坐在柳樹下反覆的唱著《再別康橋》。雖然康河與醉月湖不盡相同,但我也試著用我的心、我的眼去捕捉兩者間的幾分相似,任風拂過我的臉龐,直到夜空出現星辰。

進「麗風錄音室」那天,我滿腦子都像盪在康河之上,歌詞裡的一景一物一蟲一草彷彿精靈般的在眼前跳躍。於是我把錄音室想像成康河的星空,盡情的在星輝斑爛裡放歌。印象中試唱了幾遍,約花了兩小時就完成,「麗風錄音室」的錄音師小徐給我打了一個OK的手勢。事後我才知道,新格唱片公司內部會議對《再別康橋》錄音評選的結果,決定採用我唱的版本出版,這是其一。其二是新格唱片公司透過公司所屬員工自由票選,《金韻獎》首張專輯要以哪一首歌作為A面第一首主打歌,票選結果仍然是《再別康橋》最高票中選。人生際遇往往出人意表,主觀的努力不一定能預料客觀的變化。

第一張民歌專輯狂賣10萬張
《金韻獎》第一張輯發行後,受到青年學子的喜愛,立即在各電台及報紙、電視媒體迅速傳播開來,引起社會各界的矚目與討論。敏銳的新格唱片公司帶領《金韻獎》的歌手們前往各大專院校巡迴演唱,所到之處都被學生擠得水泄不通,歌手們面對這樣乍然而來的盛況都感到受寵若驚。我們也被公司安排接受全省電台訪問、上電視演唱。那時鳳飛飛的唱片能賣出一、兩萬張就算是很優的紀錄了,誰也沒料到《金韻獎》第一輯上市後,衝破10萬張。不但為新格《金韻獎》立下民歌(或稱校園歌曲)第一品牌聲譽,更為後來台灣風起雲湧的民歌創作風氣及歌手輩出,奠定了不可磨滅的功勞。本乎此,民歌發展宛如一場音樂文化運動,由校園蔓延到社會各個角落,遂成為當時的音樂主流。有一個紀錄可以看出民歌流行以後,對台灣唱片界的影響力。1977至1987年間,台灣唱片市場包括海山、歌林、環球、四海、麗歌⋯⋯等,原以出版國台語唱片為主的唱片公司約有10餘家,幾乎都出版過各種形式的民歌(校園歌曲)唱片。當時國台語歌壇一方面受到民歌清新寫實風格的衝擊,還屢遭社會輿論撻伐,被稱為靡靡之音,並且新聞局進一步出面大力推動淨化歌曲。這一波波情勢的轉變,使得國台語唱片銷售量,在那幾年間始終沒能超越民歌唱片的銷售量。民歌唱片雖然競爭激烈,但只有新格唱片《金韻獎》和海山唱片的《民謠風》兩大品牌,出版的好歌最多,培養的民歌手也最多。

民歌舞台外
也轉向幕後合音配唱

金韻獎第一輯同樣受到大眾喜愛的歌,除《再別康橋》外,包美聖的《小茉莉》,邰肇玫與施碧梧的《如果》,以及簡上仁自唱的創作曲《正月調》。不只是大專生愛唱,我也親眼見到國中生、小學生走在路上哼哼唱唱不亦樂乎!順便一提的,金韻獎風光數年之後,簡上仁轉向台灣本土民謠的採集整理和創作研究。簡上仁在1983年設立「田園樂府」樂團邀我加入,專以演唱台灣民謠為主,每年受邀至台灣各地及離島演出至今年2011為止,我與簡上仁合作演唱已長達29年,對於後期我走向錄音室為洪榮宏、陳小雲、葉啟田、陳一郎、陳盈潔、江蕙、沈文程、陳雷等人的台語唱片、及電視節目、舞台表演幕後合音等助益頗多。國語唱片及綜藝節目等合音,我入行更早,唱過劉文正、崔苔菁、鳳飛飛、高凌風、費玉清、甄妮、江玲、沈雁、童安格、陳淑樺⋯⋯。《再別康橋》這首歌紅了以後,當然也帶給我許多好運和機會,幫我開了幾扇窗,如國台語唱片合音這領域便是。1978年6月新格唱片打鐵趁熱,由第一輯歌手再度合作出版《金韻獎》第二輯,A面第一首是我主唱的《春雷輕響的早晨》。由於我和新格唱片沒有簽約,所以沒受到約束,《金韻獎》歌手中我可能是唯一有些機緣而橫跨數家唱片公司的人。(一)1979年7月環球唱片出版民歌《現代歌謠》,由我主唱謝高生作詞作曲的《遙訴心願》。(二)1980年1月EMI 唱片出版、四海唱片發行,知名的民歌創作高手邱晨專輯《郵差先生—邱晨的季節》,專輯中邱晨邀我男女對唱他的作品《我曾遇見》,還有一首作品由我獨唱《消逝的鷺鷥》。(三)應新聞局邀請,新聞局發行第六、第七期徵選歌曲唱片專輯《青山頌》,由邱晨和我擔任個人獨唱,這張是1980年9月由四海唱片公司出版。(四)1981年7月海山唱片出版中國時報舉辦的「時報創作民歌獎」專輯,這張是時報甄選創作歌曲的成果。我主唱的《傘的宇宙》,是名作家鄧禹平先生作詞,熊天益先生作曲,我很高興應他們盛情之邀唱到這首歌,鄧禹平先生也是名曲《高山青》的作詞者。多年之後陳淑樺、張清芳也都發片唱過《傘的宇宙》。

廣告歌曲唱出另一片天
另一位貴人就是上文提到的「麗風錄音室」老闆娘徐太太,她問我說:「范廣慧,我看妳識譜能力不錯,聲音也好,我這裡有些商業廣告歌曲,有沒有興趣來試試?」就這樣開了一扇窗。那幾年錄了幾十首廣告歌曲,這些歌的作者有李泰祥老師、許婷雅老師(李泰祥老師夫人)、樊曼儂老師、陳揚老師⋯⋯。唱過「北海鱈魚香絲」、「麥當勞麥克雞塊」、「肯德基炸雞」、「卡儂洗髮精」、「綠野香波洗髮精」、「三洋洗衣機」、「耐斯566洗髮精」、「雀巢奶粉」⋯⋯。

李泰祥老師是大家都熟知的音樂大師,齊豫唱紅的「橄欖樹」作詞者三毛,作曲便是出自李泰祥老師之手。我唱了不少李老師作的廣告歌,但很少人知道,他的夫人許婷雅老師是我就讀省立台東女中初中部時,教了我3年的音樂老師,我還得稱他師丈。許婷雅老師在校教導我獨唱、發聲,指導我聲樂演唱技巧,教我們唱藝術歌曲及中國民謠。在老師諄諄的教導下,初高中參加校內外獨唱比賽我得過許多獎。進入國立藝專,參加校內藝術民謠比賽也得了第一名。許婷雅和李泰祥老師兩人也都畢業於國立藝專音樂科,許老師主修聲樂,李老師主修弦樂,所以他們賢伉儷和我的關係,既是老師與師丈,又是學姐和學長。

小貝殼工作坊
豐富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每個人的生命過程,都是一段段故事的連結,隨著民歌的絢爛逐漸歸於平淡。人生的另一個轉折,1998年我進入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小貝殼工作坊服務,這是個輔導自閉兒養成就業能力的民間社福機構,以生產手工精油香皂,並接受各公私立機關單位訂單為主要業務。多年來在指導自閉兒的過程中,我學到感恩與惜福。誠摯感謝一路對我提攜,教過我幫助我的每位師長、朋友,因為你們使我更成長。《再別康橋》這首詩是徐志摩生命中的一段離情記憶,而今《再別康橋》這首歌卻成了我生命中的一個印記。

 

 

 

1979年勇奪5項金鐘大獎
春風和煦的「小城故事」
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徐志摩再別康橋
老上海遞送的溫柔
嚐不盡的雍容素雅
民辦全台資贊助
東方階梯雙語學校
意外見證兩岸交流
A340環保急先鋒
超過一甲子的老字號冰店,對抗中南部的酷暑
喊燒吃冰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