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回台上櫃研討會報導 每月新聞最大條   向錢抱抱   娛樂報報
立委談心   中國時報專欄 (上海· 現場) 財會法律一點通   生活爆爆  
   
 
從黑手學徒到立法委員、從菜英文變成留美博士
人生充滿難關,但關關過, 專訪立法委員蔡正元
這次的專訪,聽立法委員蔡正元說他的成長故事及求學過程,精采度可以拍成電影,不會輸給去年賣座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翻滾吧!阿信》。蔡正元從窮到讀不起書的鄉下小孩,到成為紐約華爾街金童,這當中的故事充滿傳奇色彩,簡直是童話「醜小鴨變天鵝」翻版;蔡正元自嘲說,他胸無大志,一切都是「Fight for Survival(求生存)!」
◎文/蒔人 圖/蔡正元、王鴻俊

立法院從開春開議以來,前陣子為美牛進口案吵翻天,這陣又為了證所稅開徵爭辯的不可開交,投入前線戰場的蔡正元剛從立法院回到國會辦公室,狹小的辦公室擠滿訪客和採訪團隊,蔡正元身穿美國空降部隊的黑色T恤登場,全身散發戰鬥力。故事,就從那個充滿戰鬥力的童年談起。

蔡正元頂著政大企管所碩士、美國哈佛大學政府研究所碩士和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的名校光環,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當年的他報考台北市松山工農時,只是個沒有1科及格的「備取生」。

無產階級、家無恆財
蔡正元形容,他出生於「無產階級」,家無恆財。小時候家境不好、功課又差,國中時不愛唸書、一開口就是台灣國語。國中畢業就進入職場,直接到內湖的三陽工業當工廠學徒,「雖然稱為學徒,實際工作只是倒金屬垃圾的練習生。」

蔡正元永遠記得,有一年中秋節颱風來襲,他送材料到士林,路上風雨交加、視線模糊,他半蹲著慢慢走,從下午4點出發,回到家已經晚上9點;不但全身溼透,懷中要給母親的4塊月餅也全部濕掉,他已經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淚水。

蔡正元當了1年多的車床學徒,每天搬重物練身體,工廠看他孔武有力,想升他當領班,但工廠師傅告訴他:「沒有高工畢業,怎麼可能當領班?」這番話激勵蔡正元重回學校的想法。

蔡正元當時已荒廢2年多的課業,當年報考松山工農每科成績都很差,26個英文字母拚不完、5科考不到100分,「數理差到不行,還有一科考零分。」不過,命運之神卻開啟了蔡正元的另一扇窗。放榜後不久,他意外收到松山工農寄來的「備取生」通知單,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這麼爛的成績,為何會被備取?「我隱隱約約感覺到,這是上蒼給的機會,也是最後一次讀書的機會。」蔡正元當時心裡盤算著,不論如何,學校錄取是事實,但下一個問題是:「學費打哪來?」

蔡正元硬著頭皮去找學校談,當時的校長吳元正看著眼前的窮小子說,他會想辦法讓蔡正元「第一學期不必繳學費」,但條件是「第一學期全部及格,第二學期才能繼續提供學費。」

蔡正元開心得到第一學期免學費的保證後,他本來掉頭打算走人,後來又轉頭回來問吳校長:「學校有沒有工讀的機會啊?」吳元正雖然很頭大,但還是幫蔡正元安排福利社洗碗的工作,月薪約200元,固定的收入讓蔡正元可以安心讀書。

為了「免學費」的目標,蔡正元開始苦讀的歲月。每天清晨5時到學校,開始翻二手英文字典背單字;蔡正元第一次考試居然考了及格的分數,「這是我從國中以來,第一次考試沒紅字」。

沒有做好,就沒有早餐吃
高工2年級,蔡正元聽說拳擊隊每天提供免費早餐,為了有東西可以吃,他又開始展現鬥志,每天接受拳擊隊訓練、跑操場,就是為了「熱騰騰的豆漿和包子」。

第一學年結束後,蔡正元是全班第一名,畢業時更成為全校第一名。問他讀書的撇步?蔡正元說「就是苦讀」,就像打拳擊要不斷練習一樣,生活除了讀書就沒其他的事,他從未想過要追求什麼,也沒有特別的想法,他只想到,「沒有做好,就沒早餐可以吃!」

蔡正元後來才知道,當時新設的松山工農剛獲世界銀行貸款建校,但要獲得貸款的條件是,必須有九成的學生報到率。當時該校位處偏僻,報到人數不理想,學校只好從落榜者中去找學生湊數,蔡正元才誤打誤撞成為當年松山工農的備取生,吳元正還曾向蔡正元開玩笑地說:「你是我垃圾堆中撿回來的。」吳元正是蔡正元的貴人,讓工廠小學徒的人生出現關鍵轉折。蔡正元把吳元正視為生命中「第二個父親」,一輩子感恩在心;吳元正過世出殯時,蔡正元已是立法委員,他特別在靈堂前行三跪九叩的古禮,報答吳校長的提拔之恩。

松山工農第一名畢業後,蔡正元更把握教育部舉辦全國職業學校優秀學生保送甄試的機會,獲得全國榜首,創下該校紀錄。當時他可以選擇就謮台大機械系、師大工教系和台北工專機械科,但因為家貧,他最後選擇窮學生不必繳學費的師大。

讀師大時,蔡正元不但去補習班教書,他還在圖書館參考室打工,「改變土包子氣質」,他趁機翻遍社會科學百科全書、大英百科全書,他自認受到世界思想全集影響最深,「當時我內心相信,無產階級、窮人翻身。」

無產階級信徒去考企研所
蔡正元會念政大企研所則是另一個偶然。一位當兵同袍聊到最近忙著考政大企研所,蔡正元當時隨口問一句,自己可不可以去考?朋友調侃說:「師大人考不上!」

禁不起刺激,蔡正元又燃起鬥志!他跑去買了一堆經濟學、會計學教科書,花了1年時間自修,「第一次讀真的看不懂,我就一直讀。」發揮拳擊手埋頭苦練的毅力,蔡正元隔年竟然一連考上政大企研所、台大商研所、交大管科所、東吳經濟所和大同工學院事業經營研究所。

蔡正元以狀元之姿考進政大企研所,後來在補習班改教經濟學、貨幣學、銀行學,他的碩士論文就是《論彼得杜拉克》。蔡正元也從無產階級窮小子,一舉成為補習班小資名師。有一天,一位政大企研所的同學接獲美國華頓商學院的MBA入學許可後,蔡正元也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出國留學?

蔡正元陸續申請到哈佛、史丹福、芝加哥、哥倫比亞和華頓就讀,但學費仍沒著落,他最後把腦筋動到國民黨中山獎學金;他當時筆試成績第一名,最後口試時卻因一口台灣國語而落榜。但多年後,當年口試被刷掉的蔡正元,竟出任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甚至成為ECFA辯護大將,人生果真充滿許多諷刺的巧合。蔡正元後來考取國家公費留學,進入哈佛大學攻讀,後來他參加經濟學高等GRE考試幾近滿分,哥倫比亞大學提供校長獎學金攻讀經濟學博士,他只花1年半就通過博士資格考。

台灣土小子,
進入資本主義的總司令部

蔡正元後來發表《投資動態學》論文,受到投資銀行所羅門美邦公司青睞,要他到華爾街服務。一位台灣土小子進入「資本主義的總司令部」,讓蔡正元功力倍增,「從此,我進入世界的心臟,實地了解地球經濟是如何運轉的。」

蔡正元說指導他的教授們,分別在1996、1999、2001年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在華爾街共事的先進,有人成為美國財政或銀行首腦,「跟他們學得的財經專業,就像到少林和武當習武一般,終生受用不盡。」

「身為公費留學生,返國服務和拒絕綠卡,是我終身的誓約。」蔡正元後來出任美商花旗銀行外匯部協理、所羅門美邦在台企業負責人等金融要職;當時適逢總統和國大代表改選,國民黨在台北市南區苦無像樣人選,蔡正元的長輩大力推薦,蔡正元顯赫的學歷和經驗讓他獲得國民黨青睞。蔡正元新人參選,最後高票當選,有選民告訴蔡正元,除了他是所有候選人當中學歷最好的之外,「照片也是最帥的」。蔡正元從政14年,他始終保持的信念,就是要用個人的金融專長,讓所有的老百姓都能有一口飯吃。

採訪後記
攤開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的金融界資歷,包括美商花旗銀行外匯部協理、所羅門美邦在台企業負責人、阿波羅投信董事長、元大京華證券和菁英投資的執行副總、英商保誠人壽常務董事等,涉獵領域包含公債、外匯、企業融資、財務規劃、證券承銷、創投、科技管理、人壽保險、資產管理等。

除了顯赫的金融資歷,許多人不知道的是,蔡正元不但曾是補教界天王級名師,師大剛畢業時還曾回母校松山工農任教,扮演類似日劇《GTO麻辣教師》的角色。

當時的松山工農校長吳元正找蔡正元回去當老師,就是要他回去「壓鎮」,頗有找最愛講話的學生當風紀股長的道理。當時許多學弟都不愛唸書,整天打架鬧事,工科學生書包裡裝的不是課本,而是扁鑽、改造的鋼筆手槍,隨時準備亮傢伙幹架,許多老師管不動、也不敢管。

蔡正元以「老學長」的姿態重回母校,不僅小毛頭玩的把戲他當年都玩過,他也對學生的行為瞭若指掌。蔡正元笑說,「我是山大王回朝,小孩都把我當成幫主。」蔡正元是拳擊隊出身,他就拿拳擊隊操選手的模式來訓練學生,上工廠前先跑操場,訓練規矩也消耗青少年過多體力,松山工農那陣子被蔡正元管得服服貼貼。或許是拳擊鍛鍊出來的性格,蔡正元從政後,反應敏捷、辯才無礙,經常上政論節目力戰群敵。蔡正元說,他沒有受過任何演辯訓練,小時候因為國語不標準,連參加學校的演講比賽都沒資格,會變成國民黨的名嘴,「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那裡故障」。

蔡正元一頭烏黑頭髮、緊實皮膚,一點都看不出來已將近60歲「高齡」。問他如何保養有方?蔡正元說,他沒有刻意養生或保養,但他不抽煙、不喝酒,平常保持騎腳踏車、跳繩的習慣。從小打下的基礎,讓蔡正元至今保持源源不絕的戰鬥力。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