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回台上櫃研討會報導 每月新聞最大條   向錢抱抱   娛樂報報
立委談心   中國時報專欄 (上海· 現場) 財會法律一點通   生活爆爆  
   
 
《文化遊蹤》

歲月和自然摧殘 不失千古璀璨
西方的精神碉堡 雅典衛城
從前年開始,希臘的債信危機就一直不斷牽動著世界的經濟,不管是國家還是投資個人,心情似乎都被這個在地中海的國家影響。不過撇開經濟現況,希臘畢竟是西方文明的起源地,對於整個人類文明歷史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只是當時的希臘人可能沒料到,今日的子孫無法重現昔日的盛況。

◎文/馬繼康 圖/馬繼康、東方IC

希臘古典時期城邦林立,就如同今日的國際政治,彼此間合縱連橫,找尋最大利益與合作的可能。今日的雅典是希臘的首都,也是古典希臘時期最為人熟知的城邦。在希臘神話裡,戰神雅典娜和海神波西頓為爭奪城市守護權,在眾神協調下,協議誰能給雅典人最需要的東西,就成為雅典的守護神。

雅典娜將她的槍射向大地,化為一株橄欖樹,贏得喝采並勝過海神,橄欖文明也由此而生。雅典人以女神的庇護為榮,城市因此得名。雅典這座城市是屬於戰神雅典娜(Athina)的,事實上,希臘人至今還是習慣稱雅典為「Athina」而非「Athen」。傳說中,雅典娜是穿著盔甲從宙斯腦袋中跳出來,她是都市女神,也是文明生活和工藝的保護者。作為一個代表都會的象徵,的確讓城市注入了真實與虛幻交錯的生命力。

在都市發展下,一個國家的首都就像是塊強力磁鐵,將全國各地的人們吸引而來,雅典也面臨到同樣的情形。19世紀初,雅典還是個充滿神話靈性的小城;但如今雅典聚集了500萬人,涵蓋了全希臘40%的人口。擁擠所帶來的交通及汙染問題,使得雅典失去昔日光彩,希臘人甚至謔稱雅典為「Nefos」,意思是希臘的烏雲。但在政府整建下,許多車水馬龍的街道被改為徒步區,原本迷人的風情再現,布拉卡區(Plaka)就是從醜小鴨變天鵝最具代表的例子。

衛城建築柱式聞名
布拉卡區就位在衛城的山腳下,是許多人來到雅典的最愛。在這裡,從林立的露天餐廳,到櫛比鱗次的旅行社、旅館、購物商店,舉凡觀光客的任何需求,都可以獲得滿足。走在這裡,那怕迷路都是嶄新發現的開始。沿著布拉卡區往高處走去,就能來到衛城(Acropolis)。

世界上的大城市,都有屬於代表城市精神和文化獨一無二的象徵。紐約有自由女神;巴黎有艾菲爾鐵塔;在雅典,地標建築絕對不做他想,肯定就是衛城。Acropolis原意是「高處的城邦」,當你親眼目睹高高在上的建築,馬上就可以了解字義的含意。

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建於西元前5世紀的衛城,位於雅典一座約70公尺小山頂的台地上,總體布局順應地勢安排,居高臨下。它具有古代希臘城市戰時市民避難之處的功能,是由堅固的防護牆壁拱衛著的山崗城市。羅馬帝國時代,它成了基督教堂;土耳其占領時期,它又成了清真寺;在17世紀威尼斯軍和土耳其軍的戰爭中,它又成了土耳其軍的火藥庫。希臘早期的建築,是用木頭架構的,容易腐朽和失火。

但從西元前7世紀起,已經開始使用陶器來保護木構架,到公元前7世紀末,除了屋架之外,已經全用石材建造了。石造大型廟宇在構件形式、比例和相互組合上,發展到西元前6世紀時,已經相當穩定,有了成套的做法,這套做法被羅馬人稱為「柱式」-order,也是秩序一詞的來源。

西方建築的源頭 
先人智慧結晶

衛城的柱式分3種:一種是小亞細亞共和城邦的愛奧尼亞式(Ionian);一種是義大利、西西里一帶寡頭制城邦的多立克式(Doric);另一種是出現最晚的科林斯式(Corinthian)。

愛奧尼亞式比較秀美華麗,比例輕快,反映著從事手工業和商業的平民們的藝術趣味,柱頂或柱首部分之兩端,有捲渦狀紋飾,柱深或柱幹較細而修長,鑿挖的長形凹槽也較密集,位於衛城內的伊瑞克提翁廟的石柱,即為此一類型。多立克柱式粗笨,有古埃及建築的影響,反映著寡頭貴族的藝術趣味,帕德嫩神廟是代表。而科林斯式有柱礎或柱基,柱頂或柱首部分有羊齒類花草集結狀之裝飾,位於雅典的宙斯神殿之石柱即屬此一形式。

除了這3種傳統類型外,伊瑞克提翁廟的另一側,還有一種特別的柱式,這是以6根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少女像柱代替石柱撐起屋頂,柱子不再是呆板直挺的,而是由長裙束胸少女雕刻取代。但當時令建築師傷腦筋的實際問題是脖子太過纖細, 怕無法支撐屋頂的重量而造成斷裂。於是聰明的建築師想到一個方式,把少女都雕刻成擁有一縷濃厚的秀髮, 綁起來的頭髮和脖子交會在一起,使得頸部加粗,然後在頭頂加上花籃,成功地解決了建築實用與美學上的難題,可謂一舉兩得。

衛城建築集中,反映了古希臘建築的成就,是世界建築史和藝術史上的珍品,建築總負責人是雕刻家菲迪亞斯(Pheidias)。衛城建築雖歷經破壞,但留下的遺跡仍有很多可供後世建築借鑒之處。

不論是已成為西方列柱建築代表的帕德嫩神殿(Parthnon)、伊瑞克提翁神殿(Erechtheion)、戴奧尼索斯(Dionysos)及阿提庫司(Atticus)劇場等,雖歷經破壞與風化;但留下的斷柱殘垣都能使人對古希臘人的生活有多一層認識與想像,更讓人讚嘆先人的智慧。

璀璨明珠帕德嫩神殿
在雅典衛城內最重要的一座建築,絕對是完成於西元前432年的帕德嫩神殿,就是祭祀雅典娜女神之用,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標誌也是以神廟為藍圖繪製。Parthnon是處女之意,據說當時雅典娜神像高達12公尺,由象牙及黃金打造,是極為傑出的工藝品,後來卻被運到君士坦丁堡而下落不明。神殿也成為建築界中的經典,整座神殿是用皎白堅硬的大理石所建成,雖是笨重的石材,但卻又不讓人覺得沉重。中空用木頭支撐起的神像,因為雅典氣候乾燥之故,每到夜晚木頭乾裂就會發出嘰嘰的怪聲,後來在神殿裡設置了橄欖油池,不僅濕潤了木頭,也算是雅典人對雅典娜賜與橄欖的感謝之意。

神殿所有的巨大石柱都是向內傾斜,而非互相平行,因而使得神廟看來穩重而鞏固。如果都平行,會讓人產生它們都向外彎的錯覺,這種應用了視差校正手法加強效果的技術,難怪被認為現存建築最具均衡美感的不朽傑作。另外,古代的建築師經過測量發現,建築的地基如果完全水平,也會使人產生扭曲的感覺,因此神殿的地基是中間最高,沿著和緩的曲線向四周低伸。巨大的廊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不管在哪一個角度眺望,帕德嫩神殿都呈現和諧完美的型態。

如同大部分的希臘神廟,帕德嫩神廟除了祭祀外,亦用做金庫的用途。而建築本體上的許多雕飾,在17到19世紀的歐洲考古收藏熱潮中,被英、法、德國人陸續搬走,上焉者作為公共館藏,下焉者充實私人府庫。希臘政府提議歸還國寶的運動多年始終沒有成功,如今尚有保存在衛城博物館內的,值得前往一看。

老劇場現代表演 
撫今思古之情

在帕德嫩神廟的北面,伊瑞克提翁神殿供奉傳說中的雅典人始祖伊瑞克提翁,建於公元前421至前405年,主體分為東西兩部分。南面突出一個小型柱廊,用6根有名的人型少女列柱雕像代替柱子。不過這裡只有1根是真品,其他都為複製,另外5根有4根保存在衛城博物館,還有1根在大英博物館,這是因為希臘嚴重的空氣污染, 若長期暴露會危害到真品, 因此不得不將其移往博物館內保存。

伊瑞克提翁廟在體型、色調、柱式等方面與帕提農神廟形成對比,雖處於配角地位,但單獨來看,依舊頗具風采。

而衛城山腳邊的阿提庫司古劇場經過整修後,每在夏季,總會舉辦一系列的音樂季活動,讓古希臘的盛況再現。半圓形的劇場音效極佳,在舞台中央丟一枚銅板,最上層的觀眾一樣聽得一清二楚。金黃色的燈光照亮古老的舞台石壁,皎潔的明月莊嚴地從神殿後方升起,照亮千年如一日的雅典古城,不禁令人感到肅穆。而另一座戴奧尼索斯劇場較為殘破,戴奧尼索斯除了是酒神外,同時也是戲劇之神,每年也都會在此舉辦活動,以紀念這位帶給人們精神豐富的神祇。造訪衛城最佳時間為傍晚時分,此時較無熾烈的陽光,也可在衛城上欣賞日落和雅典市區的滿城燈火。令人驚奇的是,雖然衛城歷經時間與人為的摧殘,處處顯得凋零不完整,不過當遊人身在此處,依舊還是感受得到那歷經時代淬鍊而不消失的精神能量。

生活爆爆
看台場、汐留及六本木,3個都市開發案
TOKYO-未來之城
心電圖檢查協助找出心臟問題
小心!愛心!保健康
歲月和自然摧殘 不失千古璀璨
西方的精神碉堡 雅典衛城
星星王子看星座
12星座5月運勢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