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每月新聞最大條 每月新聞最大條 • 解析   財會法律一點通   向錢行
立委談心   A股上市第一線 名家觀點   娛樂報報 生活一把抓    
   
 
給人快樂是天使,救人苦難是菩薩
用樂觀駐顏,以勤勉健身, 立法委員潘維剛
被封為921大地震「中寮媽祖婆」、為泰北異域孤軍爭取補償金、用8年時間推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等,這些都是潘維剛數不完的政績,她自認人生「快樂得不得了」,因為她總是有用不完的熱情和善願力,要幫這個社會爭取更多溫暖。
◎文/淡然  圖/潘維剛、編輯部

「給人快樂是天使,救人苦難是菩薩, 願人人都是天使、菩薩。」這是潘維剛的座右銘,也是她畢生的從政哲學。

每次看到潘維剛,第一印象總是喜孜孜地笑臉迎人,雖然可能不知道她在開心什麼,但總能沾染她的喜悅,難怪友人會形容潘維剛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上一次皺眉頭是何時?潘維剛笑說,「不記得了!」

潘維剛來自一個快樂、溫暖的家庭。回憶起童年,小時候的潘維剛很像電影「怪獸電力公司」裡天真的小女孩,她總是綁著兩條小辮子,充當哥哥潘維大打彈珠、抓青娃時的小小「跟屁蟲」,偶爾也會跟著爸爸修剪門前的七里香,她更愛在媽媽身邊跟前跟後,學著如何做菜、洗照片。

出生快樂家庭,在愛中成長
在潘維剛眼中,母親美麗有智慧,父親瀟灑帥氣,「父母給了我很充分的愛,讓我裹在愛當中長大,家人的感情濃得化不開。」潘維剛兩歲以前住在屏東,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洗衣服和洗澡都是用同一個盆子,後來遷往板橋「硬漢新村」(現在的「興安國宅」),潘維剛在眷村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歲月。

潘維剛的父親潘天祿是一個正直、正派的人,憲兵出身,潘維剛就讀國小6年級時,潘天祿接受國民黨徵召,當選第一屆台北市議員。「父親在議會的封號叫『潘天公』,就是因為他一言九鼎。」談起父親,潘維剛臉上洋溢著驕傲。

母親陳淑豔非常幹練、多才多藝,大姨父是醫生,母親去醫院幫忙包藥,五姨父開照相館,母親1年就學會如何沖洗照片,後來自己開了間照相館當老闆娘,當時女性創業是非常稀有的事情。

父親重然諾和從政的背景,母親獨立自主和不畏艱難的個性,造就了潘維剛的人生哲學,潘家飯廳就掛著書法家于右任的字畫:「居家常操一心以慮患,處變當堅百忍以圖成。」潘維剛說,「我身上有『憲兵個性』,比較直來直往,不太政治、世故,大家都很驚訝,我怎麼存活下來的?我是很理性的人,但我會選擇我關懷、可以完成的事,再全然投入感情去執行;只要一執行,我做的事情可以長達10年以上」。

大學演辯社,初試啼聲闖政壇
擔任台北市議員的父親過世後,地方人士遊說潘維剛參選「接棒」。潘維剛並未預期自己會從政,但在各界鼓勵下,她抱持姑且一試的心態;但當時毫無從政經驗,只有大學時擔任演辯社社長的校園歷練,初試啼聲的潘維剛卻憑藉著好口才和女性沈著特質,不但通過國民黨黨內初選,在24歲時當選全國最年輕市議員,母親也特別叮嚀她:「既然從政,就不能丟潘家的臉!」

潘維剛從政30年,特別關心婦女、老人、弱勢族群的權益,在921大地震後,讓她感受到人生無常,應該投注更多的社會關懷。

認識潘維剛超過25年的台大社工系教授、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王麗容形容,「在潘維剛的身上,看不到『難』字」;有別於許多推動女性權益者,直接挑戰男性權威或激進型作風的女性主義者的刻板印象,潘維剛的行事風格是「柔中帶剛、剛中帶柔」,用柔性面去思考婦女議題,並透過剛毅的國家政策來實踐,因此潘維剛才能成功推動「防暴三法」。

「大家為什麼都想跟著潘維剛走?因為她做事都是利他的想法,都不是為了自己」,王麗容一語道盡潘維剛成功的原因。

8 年推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潘維剛花了8年的時間推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台灣早期因為社會風氣保守,女性若受到性侵害,不是自認倒楣,就是自我催眠不曾發生過;即使極少數女性走進警局報案,通常會遭遇「2次傷害」。

為了保護婦女身心及權益,也為了社會公理正義,在接觸到許多案例後,她瞭解到,在現行社會制度下,還存在許多對女性不公平的事,奠定她要爭取女性權益的決心。

當時,大型醫院不願為受到性侵害的女性開立驗傷單,舊有的法令也認定,被害女性受暴時,一定要「強烈抵抗」,犯行才能確立。

「國家社會應該要保護女性,不是讓受害人覺得是自己做錯了。」潘維剛先找到當時台北市警察局長廖兆祥,要求修改員警的績效考核制度,將性侵案從一般風化案件改列為重大刑案,考核績效提高,讓基層員警願意積極處理,警局並執行女警問案;她也獲得台北市立中興醫院和馬偕醫院的支持,願意為受暴婦女開立驗傷單。

民國82年,潘維剛當選立法委員後,更積極推動立法保障。其間不只面對政治攻防、男性反彈,還有許多不理性的恐嚇、謾罵、嘲笑,潘維剛辦公室就接過威脅電話:「我知道妳的小孩念哪個學校!」

想做事,從無尾熊變孔雀
潘維剛仍堅持「做對的事」,不斷地溝通、協調,「法案的制定過程,就是與社會溝通的過程,透過討論法案、擬定法案、審查法案,讓各領域的人彼此溝通,也讓社會大眾瞭解自身權益。」因為這不只是「女人問題」,這是「人權問題」。

時至今日,民眾仍質疑「恐龍法官」的存在;但台灣已經存在由下而上的自主意識,潘維剛說,法條可以規範,真正重要的是觀念的建立,「我不急,我要一直不斷不斷地闡述,許多事情需要社會進步到一定程度才能達成。」

「以前幫婦女說話永遠只是婦女,但修法等於獲得社會大眾的共識,把台灣社會再升級,朝向更文明的境界前進。未來,在民氣和人權間,我們還要再找個平衡點,婦女權益是我永遠關注的議題。」這是潘維剛對自己的期許。

潘維剛自認是個害羞的「無尾熊」,不過因為想做事情,所以變成張開漂亮羽毛的孔雀,讓她的從政生涯綻放出美麗的篇章。

採訪後記
意外落選,支持者變「鹹蛋超人」!
立法委員潘維剛3 0 年的從政紀錄,可以用「一帆風順」來形容,除了2001年跌的那一跤,但潘維剛始終認為自己是很幸運的人,把「逆境當轉機、把考驗當機會。」這種人生觀才是她始終「粉幸福」的原因。

潘維剛的問政形象良好,曾經創下個人獨拿四分之一選票當選台北市議員的紀錄,得票數足足可以讓3位市議員當選,這也讓選民造成「潘維剛一定會當選」的印象,在第5屆立法委員慘遭滑鐵盧。

開票前,潘維剛競選總部還準備了慶功宴,大家都認為「當選」是早就寫好的劇本,只等時間到了就宣布而已,沒想到事與願違,票一開出:「潘維剛落選!」結局不按照劇本演出。

那次落選,許多選民哭得梨花帶淚,很多人「跑票」,深覺對不起潘維剛。當時就讀國中的兒子也快要落淚,潘維剛硬是叫助理把兒子拖進房內,不讓悲傷的氣氛蔓延,「我自己沒有掉一滴眼淚,這是民主政治,我要尊重人民的選擇。」潘維剛自信地說。

潘維剛以平常心看待,總部在開票後瀰漫著低氣壓,大家難掩落莫神情,潘維剛拿起麥克風打氣說,「最美好的仗已經打過,我們都已經盡力了,我從政太久了,媽祖可能希望我休息一下,現在我有更多的時間找老朋友聚一聚,你們要為我高興,慶功宴還是要歡歡喜喜的。」

潘維剛回憶說,開票那一晚她睡得很好,隔天馬上展開謝票行程,「因為沒有人是故意要讓我落選。」但謝票車隊走走停停,有支持者跪在車前,哭喊著對不起她,潘維剛終於忍不住和大家哭成一團;最後連司機大哥也把車停下來,因為他已經哭到看不清前方的路。

所有人都哭到眼睛紅腫,潘維剛自嘲說,「我那時候終於知道什麼叫鹹蛋超人!」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