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月刊  
回本期目錄  
阿榮的話 立委談心   A股上市第一線   向錢行
經濟日報專欄 (大陸· 現場· 對策)   每月新聞最大條   財會法律一點通 娛樂報報   生活一把抓
   
 
盡忠職守 犀利問政
立法委員洪秀柱 長期累積信賴
身材嬌小、問政風格堅定犀利,是洪秀柱最為民眾知悉的形象。她的口才便給、辯才無礙,這項天份讓她在校時期參加各式演講比賽,幾乎拿下所有冠軍,也讓她的執政之路走來順遂,並樹立個人鮮明的形象。認真、專注、正直的她,在驚濤駭浪的政壇裡打滾,連任七屆立法委員。洪秀柱說:「不作秀、長期點滴累積信賴感。」
◎文/心慧 圖/洪秀柱、編輯部

記憶力極佳、說起話來如連珠砲,是立法委員洪秀柱與人最鮮明的印象,也因此有人封她為立法院的「小辣椒」。敢言、敢做、敢衝撞體制,讓她獲得選民喜愛。洪秀柱說,從小就相當有說話天份,自國小起參加無數演講及說故事比賽。小學五年級時,更登上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前身),被記者稱為「有說話天才的洪秀柱小妹妹」。

「這輩子演講比賽只輸給兩個人」洪秀柱表示,一位是大學同班同學焦仁和(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兩人在高中時期的一場演講比賽中交手,因為焦仁和為北平人,說得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父親為浙江人的她,不幸落敗;第二位也是老家在北平的劉墉(知名作家),在一場即席演講中,兩人分數不分軒輊,最後劉墉以發音較標準小勝。

白色恐怖 父親唱綠島小夜曲
洪秀柱是忠貞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從政之路,遇到數次國民黨分裂,她有幾次機會離開,參加新黨或者親民黨,然而,她並沒有選擇出走。洪秀柱說:「出走是力量的分化,改革要留在黨內;若是懸著太高的理想性出走,萬一新的政黨成員出了問題,給民眾的失落更大。」

一路走來,堅持留在黨內一步步地從事改革,她不願意見到國民黨分裂。但事實上,她的家庭有一段不為人知,被國民黨迫害的歷史。

民國35年2月,洪秀柱的父親跟著嚴家淦帶領的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接收,其後在台糖工作。白色恐怖時期,因為人正直,說話不小心得罪了人,以他有親共思想,被陷入獄,因為查無罪證,在綠島被感訓了3年半,才回到家中。雖然當時她的父親只不過才30多歲,卻因有政治案底,終其一生無法找到工作,家中的經濟全靠筆耕及學歷不高的母親支撐。

「小時候, 家裡三天兩頭就有警察上門拜訪。父母嚇小孩時就說,就是因為你們不乖,警察才會上門。」洪秀柱回憶,雖然父親被陷害、出獄後沒工作,心情抑鬱,但是他從來沒有在孩子面前種下仇恨的種子,對於那段過往總是輕描淡寫,「雖然父親的心裡有怨恨、心中有遺憾,對家裡、兒女有愧疚,但從來不說。一輩子我只聽他向母親說過一句抱怨的話:『我們被國民黨害得還不夠嗎?』」

風雲人物 讀法律系
洪秀柱的父親出獄後,即使家中經濟不好,父母仍相當好客。她表示,經常有來自各省、單身來台的朋友,到家裡吃飯聊天。「過年時,家裡像流水席,母親很了不起,不知道她怎麼變出這麼多菜。」雖然家境不甚寬裕,洪秀柱仍在幸福的家庭中快樂地長大,因為會說故事,她是父親及親朋好友的開心果,經常在飯局中討好叔叔伯伯們,將氣氛炒得相當歡愉。

在學校裡,她更是成績優異的風雲人物,演講及作文成績很好,但是數學是她的罩門。參加大學聯考時,因為數學成績太差,只考了3分,進入文化大學法律系,「我母親笑說,你的數學一年1分,跟數學老師也算是有交待。」事實上,洪秀柱的成績可以進入更好的學校,只因父親被迫害的經歷,自小在他的鼓勵下,希望女兒能學法律,於是填寫志願時,她以各校的法律系一路填下去,最後進入文化大學。

在大學期間,洪秀柱開始半工半讀,大一起就當家教,第一份工作是教一位小朋友讀四書、五經,「我記得拿到的第一個月家教費用,花了300多元替家裡買了一個大同電鍋;第二個月替自己買了一件厚外套。」

進入學校 成為訓導主任大學畢業後,洪秀柱參加律師及法官的考試,第一年沒有考取。她說:「當年法官及律師很難考,有2∼3千人應考,只錄取個位數。有人一考就是十年。」家境不好的她,必須負擔家計,只好找份工作。幸好那一年,教育部實施九年國教,非常缺老師,她也順勢進入國中,展開10年教師生涯,「父親笑我,做不了法官,做老師;我回他,當法官是治標,當老師是治本。」

進入學校隔年,也就是23歲,洪秀柱在大學老師的推薦下,擔任訓導主任。在一群台大、政大等國立大學畢業的老師當中,擔任主任,她的壓力很大。因為不服輸的個性,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工作。10年的學校工作,洪秀柱表現優異,她原本計畫成為一位中學女校長。然而,一個生命的轉彎,讓她走上了從政之路。

高二時,洪秀柱就已加入國民黨, 成為黨員。她表示,學校訓導主任會找些優秀的學生入黨,詢問她的意願時,她曾問過父親的意見,父親並不因自己受迫害經驗而限制她, 反而回答:「隨便妳。」於是,她入了黨,並且經常參加黨部活動。上台做檢討報告,由於口齒伶俐、說話條理分明,被上司賞識,希望她能進入黨內服務,帶領婦女工作,做出一番成績。

投身選戰 連任七屆立委
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和父母商量後,他們尊重女兒的決定。幾經考慮,她揮一揮衣袖,離開了10年的教職,投身黨部。先在黨部從事婦女工作,其後到省黨部,待了3年後,洪秀柱覺得工作沒有太多的成就,希望在政壇一展長才,於是向長官主動提出,希望黨能提名她為國大代表,「那時婦女團體提誰、誰就當選。我提出想法時,長官指責我沒出息,要戰鬥,去選立委。」

民國78年,洪秀柱向黨內表達想選立法委員,不被當時的黨部主委認同,但她仍堅持參加黨內初選。由於主管不支持,她只能利用周末時間出席政見發表會。在主管的阻擋下,無法出席周一至周五的政見發表,於是她想了個妙計,請表弟出席,當司儀喊到她的名字時,表弟身上掛著她的海報看板,在會場走一圈,表示「無言的抗議、無奈的缺席」。此舉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及廣泛報導。

雖然洪秀柱沒有名氣,又不被黨部支持,卻在驚險中通過黨內初選。洪秀柱說:「父親是在黨內初選提名通過的那一刻過世,他好像是在等待最後的確認。」「當時我在他耳邊說,如果你要讓女兒走上從政之路,就保佑我被黨提名參選。」其後經過幾番波折,洪秀柱獲得黨內提名參加立委選舉,幸運地是,在沒有背景及後台的情況下,她以幾近吊車尾的成績選上了立法委員。

之後幾次的立委選舉,她面臨無數驚險。她細數道:第二屆立委在選區遇到政壇金童-趙少康,差點落選;第三屆新黨成立,氣勢很旺,也選上了;第四屆台北縣分三個選區,參與人數爆炸,轉任不分區立委;第五屆親民黨出現,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又選上了;第六屆是最順利的一屆,民調第一名,以第二高票當選;第七屆則是不分區立委。

兩岸和平發展 
政通人和

洪秀柱沒有結婚,對工作兢兢業業。對於立委的工作, 她說:「我不為自己私人,一切都是公家的事。」面對兩岸關係,學法律的她,站在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基礎上分析:「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一個中國,中華民國疆域及於大陸,但目前治權不及大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兩岸擱置爭議,不統不獨不武,共同追求和平發展。」

採訪後記
在洪秀柱的身上,看不到她家庭經歷的「時代悲劇」。她說,民進黨立委因為228事件在立院吵得不可開交時,她跳上講台上,訴說父親一生的悲劇,「我將父親於民國40年的保安司令部判決書念出來,告訴他們其中一位受迫害者是我摯愛且最近的人。這是時代的悲劇,教訓要記取,但我們要用寬厚的心來面對。」

洪秀柱自小和父親的感情很好,她回憶道,民國78年底第一次參選立委,當年父親因年紀已大、身體不好,用筆寫下自己如何被害的經歷,並且告訴子女應如何面對自己的本分。他寫道:「中國國民黨是有組織有理想的革命政黨,因少數貪污舞弊分子,結黨營私、陷害忠良。有機會為國家做事,就要盡忠職守,不要因名利參與政事,合則留,不合則去,切勿戀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父親的一番話,成為洪秀柱做人及從政的圭臬。





 電子報  I  人才招募  I  聯絡我們